Fate/Apocrypha/フェイト/アポクリファ>第二十四~二十五話
兩位聖人的意見分歧互相否定,世界上不存在絕對的善與邪惡,既為了世界也同時是為了自己,存於心中的願望是否能實現呢,為了世界而扼殺的另一個自我,是不同時間軸的過去〈仇恨〉,捨棄人的感情是「故作堅強」,斷掉的線使自己毫無「迷惘」,只能默默見證戰鬥終結的心中,猛烈跳動的情緒傳到全身上下,祈求身體原諒自己的「任性」,從體內湧出的力量回應其希望,一切事物皆從「零」開始出發,又將歸結於「零」的因果循環,或許「一無所獲」只剩下空虛,或許「滿溢而出」並充滿光芒,願望或許並非依靠聖杯來實現,而是在那遙遠的彼方等待自己。

Facebook留言